《闯关东》编剧谈电视剧创作:把每一部当作第一部

《闯关东》《北风那个吹》等剧的编剧高满堂谈及电视剧创作表示,剧作家最大的悲剧是重复自己,要每写一部戏都当作第一部戏来写。

《闯关东》 《闯关东》
《家有九凤》 《家有九凤》
《北风那个吹》 《北风那个吹》

  我经常半年写作,半年和农民、工人同吃同住,这样获得的体验最深刻、最有真情实感,进而创作出独特的故事。对于故事,不能“捡到筐里都是菜?#20445;?#32780;是要悉心“培养?#20445;?#25226;故事一点点?#25226;?#22823;

  2018年,我有4部作品在卫视黄金档播出,《家有九凤》《北风那个吹》《雪花那个飘》《闯关东》,这些都是我十几年前的作品。对一个创作者来说,没有比这更高兴的事:我的作品经历时间检验,今天的观众依然爱看。创作者要有志向打造能够流传下来的精品,而不是“一次性消费品”。

  编剧有两种,一种是做一个匠人,把它当成饭碗;一种是做一个艺术家,把它作为毕生追求。只有把创作当成毕生追求才可能成为好编剧。创作应是抑制不住自己对生活的激情、对人民的热爱而有感而发。出发点冲着“开张?#27604;ィ?#36825;个剧本不会很出色。

  我常说,作品要“上去?#20445;?#20316;家要“下去”。我的创作状态经常是半年写作,半年走到最基层的农民、工人家里,和他们同吃同住,完全?#20004;?#21040;老百姓生活中去。我曾经坐在黑龙江农民家的大炕上,听当地人拉家常,一宿一宿地听,不知道听了多少故事,第二天早上起床找不到鞋了,因为头天晚上一屋子人唠嗑,嗑的瓜子皮把鞋给埋起来了。我储备的这些素?#27169;?#19968;生都写不尽。

  真正熟悉了创作对象,才敢下笔写。我努力做到,写一个题材就写到最好。写《家有九凤》?#19968;?#32047;了4年素?#27169;?#20889;《大工匠》,我在工厂断断续续体验近3年;写《闯关东》,我奔走7000多公里;写?#27573;轮?#19968;家人》,我走了国内14个城市,又到法国、意大利、荷兰等与题材相关的国家搜集素材和体验。充分的准备和积累,使这些作品从同题材?#22411;?#39062;而出。

  深入生活获得的体验才是最深刻、最有真情实感的,它能不断激发创作灵感,进而创作出有个性的故事。有的创作只图个“快”字,快写、快拍、快卖,创作者没有时间深入生活,只从网上搜集素材加工一番——这些故事是网上的、别人的,但唯独不是“你”的——创作者对这些挖来的材料没有感情,激发不了创作欲望,只能炮制出同质化的“一次性消费品”。

  最近我参加剧本评审,现场来了七位编剧,讲了七个故事。因为故事缺乏个性、长得太像,让人分不清谁讲的是什么。多年前,我与同代的几位编剧张宏森、钱滨、石零做过一个测试,读剧?#20061;?#26029;是谁的作品。单?#21051;?#23601;能从台词分辨出每个人的作品。写过《大法官》《西部警察》的张宏森?#19981;?#29992;长句子,力量澎湃,写?#23545;?#30456;刘罗锅》的石零有山西人的幽默,写《誓言无声》的钱滨有四川人的机智。

  当前电视剧创作需要加强的正是这种创作个性,而这只有从生活深处才能得来。编剧不肯“下去?#20445;?#20316;品就“上不来”。所以,我一直鼓励年轻编剧走出自己的小圈子,到生活里去听、去看,而不是苦苦地“编”故事。不要?#24213;?#24049;现在是“腕儿”、受不?#27599;啵?#21738;个编剧没有一本?#37327;嗾四兀?#26377;追求的编剧怎么能省略吃苦这一步,等着别人上门来请?也不要说我不熟悉那个年代,所以我不能写,这也是?#20889;剩?#25105;一开?#23478;?#19981;熟悉“闯关东”那?#21355;?#21490;。

  对于故事,不能“捡到筐里都是菜?#20445;?#32780;要悉心“培养”。很多故事在一开始时,人们意识不到这是个故事,过了一段时间才突然意识到这个人、这件事太有意思了!当你觉得这个故事有价值时,也不要马上结构故事,一定要慢慢培养它,把它讲给不同的人听,在这个过程中不断调整讲故事视角,发展它、调整它,使之丰满、壮大、耐听。这个过程,我称之为?#25226;?#40060;计划?#20445;?#25226;故事一点点?#25226;?#22823;,等到成熟的时候再捞出来。这个过程非常享受。当它折磨得你睡不着觉,一宿起来多少次,你就知道——这个故事的临界点到了,?#38383;?#26469;就会一发不可收拾。我小时候生活在大连民权北七街,那里有一个点心工厂,每天下午3点出点心,我和小伙伴每天两点多就跑到工厂门口等着。出点心的时间到了,每个人都把气运足了,使劲嗅着空气中点心的味道,那个陶醉啊!这个记忆后来被我写进新戏?#29420;?#37202;馆》里。这条“鱼”我养了几十年,所以它才动人心弦。

  剧作家最大的悲剧是重复自己,最有出息的是每一部戏都往前走。要让每一部作品都保持它的?#35782;取?#19981;可复制性,每写一部戏都当作第一部戏来写。这样才会调动所有的艺术感觉,而不是落入惰性和惯性,使自己的作品可有可无。

  (记者张?#33655;?#37319;访整理)

  高满堂[微博],1955年生于辽宁大连。现任国家一级编剧、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、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名誉会长。代表作品《闯关东》《家有九凤》《北风那个吹》《钢铁年代》《雪花那个飘》?#27573;轮?#19968;家人》?#29420;?#20892;民》。曾获中国电视剧“飞天奖”?#21028;?#32534;剧奖、“金鹰奖”最佳编剧奖、“华表奖”最佳故事片等。

新浪娱乐公众号
新浪娱乐公众号

更多娱乐?#32032;浴?#26126;星独家视频、音频,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(sinaentertainment)

娱乐看点

高清美图

精彩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