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街男孩重聚为展览揭幕 敞开心扉谈成名之旅

后街男孩重聚为展览揭幕 敞开心扉谈成名之旅
2019年04月12日 12:13 新浪娱乐

据外媒报道,4月8日星期一,后街男孩重新聚首,为“后街男孩:体验”的展览揭幕,敞开心扉谈人生高潮低谷,展示他们的成名之旅。

后街男孩 后街男孩
后街男孩 后街男孩

  新浪娱乐讯  据外媒报道,4月8日星期一,五位后街男孩在洛杉矶格莱美博物馆重新聚首,为“后街男孩:体验”的展览揭幕。

  39岁的尼克·卡特(Nick Carter)、44岁的布莱恩·利特雷尔(Brian Littrell)、45岁?#24149;?#20234;·多罗夫(Howie Dorough)、47岁的凯文·理查森(Kevin Richardson)和41岁的AJ·麦克林(AJ McLean)在脸书直播节目中敞开心扉,谈了26年来人生的高潮和低谷,从初遇妻子的甜蜜,到摆脱诈骗音乐制作人卢·帕尔曼(Lou Pearlman)掌握的惊险。

  “后街男孩:体验”展示了后街男孩的成名之旅,从他们在《Quit Playing Games》MV中穿过的衬衣,?#25581;?#20010;粉丝可以直接向乐队发送信息?#24149;?#21160;视频屋。

  五位男孩改变的不仅仅是发型,当年?#30007;?#40092;肉现在都结婚生子,荣升老爸了。主持人乔乔·赖特(JoJo Wright)问起他们是如何认识自己的妻子时,理查森深情地讲述了他?#25512;?#23376;在佛罗里达迪斯尼世界的合作往事:“她是《美女与野兽》的舞演演员,我是忍者神龟。”

  霍伊·多罗夫开玩笑说:“我们就直截了当地说吧,技术层面上讲,我是老婆的老板。”赖特和观众被搞糊涂了,追问道:“等等,他是不是说他雇?#35835;?#20182;的妻子?#20426;?/p>

  多罗夫解?#36864;担?000年他们乐队请她为他们的网站创作内容,她跟着他们一起?#19981;?#28436;出,“大部分人都在谈恋爱,所以没有演出的时候,他们要么玩游戏,要么忙着和女友打电话。我经常邀请她‘在里约热内卢玩滑翔机’,‘去科帕卡巴纳海滩’和‘去金字塔’,做一些好玩又探险的事。不用多说,这个网站基本上是全年都是我的个人网!”

  自称“数字天才”的利特雷尔清楚记得与妻子莉安娜见面的每一个细节——甚至精确到几点几分。他说他们去?#32435;恪禔s Long as You Love Me》MV时,是凌晨三点半从?#39057;?#20174;车出发。“我们在车上睡着了,我偶然回头看到将出演MV的很多女孩头像,我注意到第六张的女孩名叫莉安娜·华莱士(Leighanne Wallace),心想我要记住这个名字。她穿着白衣服和牛仔裤,靠在一堵砖墙上。我心想,‘她像是我?#19981;?#30340;那种女孩!’到了集合的时候,她来晚了,穿着卡其色裤子和黑色背心出现,她说,“嗨,我叫莉安娜?#20445;?#25105;说,“我知道”。接下来一切成了定局,23年来,她是我认识的最了不起女人。”

  23年当然不算短,而后街男孩成立的时间更长,足足26年。布莱恩说,做乐队“要比经营婚姻更难,?#35759;?#20102;。要知道,你?#36864;?#20010;男人结过婚吗?#20426;?/p>

  他们遭遇的困难当然包括与卢·帕尔曼之间的恩怨情仇。作为经理人,帕尔曼把几位男孩召集在一起,组建起乐队,但理查森说,他也背叛了他们。“他是我们的经理人,所以获得了管理权。因为他同时拥有一家制作公司,所以我们支?#35835;?#20182;所有的制作费用和成本。他还是第六个后街男孩,我们赚的钱他要分走六分之一,而且他从唱片公司那里获得了四个点的佣金,我们卖的每一张专辑他都要占4%,还获?#23186;?#29260;制作人的名声。他这个人真的很贪婪。”

  后街男孩很快发现帕尔曼拿走的是他们收入的78%,开?#24049;退?#25171;起官司,帕尔曼不仅威胁要剥夺乐队的名字,还把所有的乐器、布景和巡演设备都锁起来,并扬言“这些都是我的,谁也别动”。

  尽管理查森承认这是他们生活中最艰难的时期,“他就像我们所有人的父亲一样,当真相被揭露后,我们的?#26143;?#21644;心灵都被深深伤害了?#20445;?#20294;他们没有放弃,“我们团结一心,发誓要斗争到底,我们也是这么做的,但最后还是达成庭外和解了。我们刚刚在美国有所建树,不想耗上三年打官司。” 卡特补充说,“专辑《黑与蓝》唱的就是关于摆脱卢和争取自由的经过。”

  没有了帕尔曼的剥削,后街男孩成为有史以来最畅销的男孩乐队,但意外仍然在所难免。

  多罗夫讲述了他最近在拉斯维加斯的一场音乐会上如何快速换装,为了赶上台,他撞到他们的服装设计师并绊倒了,磕破膝盖,?#19997;杉?#39592;。但强烈的肾上腺素让他感觉不?#25945;?#30171;,快步跑上台阶:“我记得演唱《I Want it That Way》时,我们离舞台下的观众很近,血从我的手指和腿上滴下来,女孩们都在尖叫,我对着她们深情演唱,她们却害怕得要命。”

  理查森也遭遇过舞台上的不幸,他开玩笑说,在洛杉矶论坛的演唱会上,“我们吊着威亚从观众席?#25103;?#36807;,我被困在半空中,在观众头上唱了两首歌,就一直挂在那里。”尼克·卡特提醒他在美国音乐奖上他也被吊过一次,理查森叹了一口气。

  麦克林插话说说:“但加入一个团队是件好事,上帝不会让我们中的一个人倒下。我们有四个人的支持,我们是彼此的依靠,同?#30007;?#21147;,面对一?#23567;!?/p>

  对这一点麦克林的体会?#28909;?#20309;人都要深,他在一次专访?#22411;?#38706;,录制《As Long as You Love Me》时,他患上链球菌性咽喉炎,根本唱不了歌,“我甚至连后台都没去,那张唱片里没有我的声音。”

  不过下一张专辑麦克林肯定不会缺席,活动结束时宣布,卡特宣布,他们今年将发行一张圣诞专辑。今年后街男孩们将于5月11日开启他们十八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体育场?#19981;?#28436;唱会——DNA世界之旅。(布布)

新浪娱乐公众号
新浪娱乐公众号

更多娱乐?#32032;浴?#26126;星独家视频、音频,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(sinaentertainment)

娱乐看点

高清美图

精彩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