动画电影不断“越界?#20445;?#34987;释放的不仅是导演

动画电影不断“越界?#20445;?#34987;释放的不仅是导演
2019年02月26日 08:54 文汇报
?#25216;?

  ◆奥斯卡奖最佳动画长片《蜘蛛侠:平行世界》

  ◆最佳动画短片《包宝宝》

  今年奥斯卡奖结果揭晓,然而入围影片引发的关注度和讨论度都不及往年。在各种“唱衰”的声音中,唯独对动画长片和短片这两个奖项的质疑最少。

  这并非因为“动画”不被重视,恰相反,随着越来越多优秀创作者的加入,新锐大胆的艺术探索不再是小众实验动画的特权,更多进入主流视线和商业放映?#21512;?#30340;动画作品,有着抗衡真人电影的表现力。年度最佳动画长片的《蜘蛛侠:平行世界》和短片《包宝宝》等作品,证明动画能不局限于“全家欢”的类型,也能摆脱“电影低幼?#31181;А?#30340;刻板印象。

  动画能否进入成人世界、能否处理成人的命题?这已经是个不成问题的问题。如果把视线放宽到奥斯卡的动画入围长名单、?#20998;?#30005;影奖和各类艺术影展,很容易发现,动画电影不仅拥有不输真人电影的议题设置能力,更进一步,它丰富了真人电影的表?#20013;?#24335;;甚至,它突?#23631;?#30495;人电影和物理世界的局限,让视听语?#28304;车?#26032;的维度。

  动画拓宽?#39034;?#32423;英雄的精神世界

  当漫威旗下的超级英雄逐渐显出疲态时,一部《蜘蛛侠:平行世界》挽救了粉丝的热情。这部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?#35753;?#20505;选,取材于漫威漫画,借用?#39034;?#32423;英雄片的类型方程式,又同时超越了漫画和超英大片。主创利用动画的特色和优?#30130;?#36339;出真人电影的技术限制,用“平行宇宙”的概念整合了历代“蜘蛛侠”的叙事线索,仅剧作?#25512;?#20142;地完成“旧瓶装新酒”。在剧情最关键也最核心的动作戏段落里,主创再次利用动画的形式突破真人电影的局限,“对决”不再属于身体和物理的层面,而是把人与人之间思维的冲撞“可视化?#20445;?#29992;奇幻的画面打通三次元和二次元,探索?#36136;?#32463;验之外的体验。《蜘蛛侠:平行世界》保留了传统剧情片的叙事,这让它在大众市场仍然是“可亲”的,但它用动画的自由度,拓宽?#39034;?#32423;英雄以及此种类型片的精神世界。

  《人生的另一天》在去年戛纳影展首映取得轰动,原因是类似的。这也是2019年初?#20998;?#30005;影奖的最佳动画长片得主,影片根据1970年代一位波?#25216;?#32773;亲历安哥拉内战之后的非虚构作品改编。电影以及原作的视角和立场可以商榷,重点在于动画如何释放了“历史讲述者”的想象力,真人访谈的段落和模仿手持摄影质感的手绘动画相结合,是对虚构和纪录边界的挑战。

  用儿童的视角挑战“儿童不宜”的主题

  去年戛纳影展期间还有一部现象级的动画,就是日本导演细田守的?#27573;?#26469;的未来》,这部影片也是今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五部入围作之一。细田守因为家里第二个孩子的出生,真实的生活经验给了他启发,促使他创作出“二宝降临,大宝怎么办”的故事。影片的画风既甜且萌,内容却非小清新和小确幸,导演别出心意地用“大宝的心理建设”这条叙事脉络,钩沉了大半个世纪的家族史,用童真的视角直面宏阔的命题,在动画中注入时光和生命的分量。

  可以用孩子的?#25239;?#36814;向历史、记忆、战争、身份这些沉重到似乎“儿童不宜”的议题吗?#20426;段?#26469;的未来》给出正面的回应,《养家之人》也是。《养家之人》的女主角生活在塔利班严酷统治下的阿富汗,她目睹父亲无辜被捕,看到母亲和姐姐陷入绝望,在那个疯狂、残酷的生活环境里,小女孩只能女扮男装承担起“养家之人”的角色。作品在简洁的二维手绘画面中融入版画和细密画的特色,以质朴的民风在一个简单的故事里注入坚实的力量感,探讨“女性艰难的生存和成长”。

  讨论《养家之人》的特色,难以?#29942;?#36825;个创作团队之前的《凯尔经的秘密》和《海洋之歌》,以及他们即将上映的新作?#29420;?#34892;者》,这些作品的共同点在于让民间传说和触及?#36136;?#30340;成长议题形成互文的关?#25285;?#35828;书”的画风大量借鉴民风盎然的传统绘画,在《凯尔经的秘密》和《海洋之歌》里是圣经手抄本的插图,《养家之人》是细密画,?#29420;?#34892;者》是?#20998;?#26408;刻版画。质朴有力、具有极高辨识度的画风,协同剧作一起构筑了这些动画的能量,仅?#21360;?#21697;相”上,它们一目了然地和发达技术时代?#38750;蟆盎?#24344;”“拟真”的动画大制作拉开了差距。这让人想起鲁迅当年对民间木刻版画的推崇,以及他写下的“望虽小陋,顾亦留独弦于槁梧”——越是在技术化观看机制大一统的环境里,越是有必要让某些手工艺者发出独特的声音,要让“大家各自成为自己?#20445;?#34920;达自己的心声。

  被释放的不仅是导演的想象力,还有观众

  能自觉和主流规?#36947;?#24320;距离的创作者,在作品中解放的不仅是个人的想象力,也间接促成对观众的解放。日本导演?#29436;?#25919;明的两部作品入围了今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25部长名单,虽然最终未获提名,但《宣告黎明的露之歌》和《?#21512;?#33510;短,少女前进吧!》都是返璞归真、回归动画精神的作品。?#32469;洹洞合?#33510;短》,小说原作是?#26469;?#21457;生在?#21512;那?#20908;的四个故事,导演把原作者自嘲的“年轻人无聊的恋爱故事”压缩?#25581;?#20010;晚上,在内心狂想中完成时间加速度的四季轮回,用酒神的狂欢精神,释放了爱情中的?#21152;?#21644;经营、卑怯和澎?#21462;?#38169;位和误会,调成一杯苦涩甜蜜百种况味的鸡尾酒。为什?#27492;?#23427;回归了动画精神?因为导演利用简笔画风的线条和色?#37322;?#25104;对真实世界抽象,用动态画面的节奏去反击物理世界的逼真,进而?#27809;?#24819;、意识和情绪显形,?#38142;耍?#21160;画不再被剧情或仿真的图像所挟持。戈达尔?#25285;?#30005;影应该让人看到?#36136;?#20013;看不到的东西,其实,这里的主语可以换成“动画”。

  这样一看,纠结于动画主角的形象是否颠覆了传统、或家喻户晓的传?#30340;?#21542;被降格成网络文学风格的清新爱情故事,这都成了准入门槛级别的问题。动画这种形式,论艺术、论商业,都能大有可为,个中道行?#30097;睢?/p>

 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柳青

+1
【?#26469;怼?div>
责任编辑: 杨静
新浪娱乐公众号
新浪娱乐公众号

更多娱乐八卦、明星独家视频、音频,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(sinaentertainment)

娱乐看点

高清美图

精彩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