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洪泽湖到黄花塘

从洪泽湖到黄花塘
2019年02月27日 09:29 扬子晚报

??从小在西湖边长大,老家的宅子离西湖只有五六分钟路程。无论是桃红柳绿的春天,还是丹桂飘香的金秋;无论是荷花绽放的盛夏,还是断桥残雪的冬季,从菩提寺路拐到长生路,一直走,就走到湖光山色中去了。

??一直以为,西湖美到了极致,看过西湖,此生可以不必再看别的湖了。

??在淮安与洪泽湖相遇,让我对自己井底之蛙的心态感到了汗颜。

??淮安这个名字对我?#27492;?#22914;雷贯耳。首先因为它是我们敬爱的周总理的故乡,一代伟?#39034;?#29983;的地方?#40644;?#27425;,作为一个新四军老战士的后代,?#20197;?#23601;从父辈的口中听说过淮安盱眙的黄花塘,知道那里曾经是共产党新四军军部所在地,我党我军的历史风云,在黄花塘的泥土茅屋里都是可以寻踪觅迹的。所以,我对淮安之行充满期待。

??来接我的淮安?#26032;?#28216;局小钱告诉我,从南京去淮安大?#23478;?#20004;三个小时,路上会经过洪泽湖。

??虽然知道洪泽湖是中国四大淡水湖之一,但因为淮安有太多的人文景观和风味特色在等着我,对于途经洪泽湖,我并没有太在意。心想,洪泽湖再美,哪里美得过西湖去呢!

??车过洪泽湖时,正逢夕阳西下。走近洪泽湖的那一刻,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。

??黄昏的洪泽湖,就像敞开丰润怀抱的大地母亲,丝绸般柔软的水波纹安谧地荡漾开去,在水天连接处吻合成一?#31163;?#32999;的深灰,金色的夕阳像一个灿烂明媚的圆盘镶嵌在深灰的帷幕上,金红的余晖将洪泽湖也染成了金红,碎金子般的小星星在湖面上跳跃?#20102;福?#27874;光粼粼。

??很快,夕阳从纯金色变成了金红,深灰色的天空渐变成萌动着青春色泽的蓝灰,夕阳四周云彩的颜色、形状、开始变幻游动,夕阳的红晕渐次由浅入深,洇染开来,慢慢渗透到天边,天变得通?#20010;?#20029;,有一?#32622;?#29808;花雨落入云层的瑰丽意象。

??我以前在许多地方看过夕阳西下的景观,说实话,从?#20174;?#27946;泽湖的夕阳带给我的震撼!

??金红色的夕阳就这样灿烂夺目地呈现在你面前,洪泽湖像母亲一样托举着这枚金红。那是一轮依旧蓬勃的生命,全然没有将要沉落的迹象。

??我不由地想起了元帅诗?#39034;?#27589;将军的那一首诗《过洪泽湖》:扁舟飞跃?#20204;?#31354;,斜抹湖天夕阳红,夜渡?#25104;?#24778;宿鸟,晓行柳岸雪花骢。

??得知当年的新四军军部所在地黄花塘离洪泽湖已经不远,我便急迫地想去那里寻觅陈毅将军和新四军将士们留下的足迹。

??早就听说黄花塘原名?#23567;?#40644;晖塘?#20445;?#19968;度也?#23567;?#40644;昏塘?#20445;?#36825;两个名字的来?#27492;?#27861;不一,我们如今也无从考证,但“晖”和“昏”二字,都让人觉得它们与洪泽湖黄昏的夕阳洒下的余晖是否有点勾连?

??当年新四军军部移驻此地之前,这里?#36824;?#26159;一个仅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。

??从1943年1月初到1945年2月底,在全国抗日战争由相持阶段转入反攻的关键阶段,新四军军部移驻黄花塘。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陈毅、张云逸、罗炳辉等都曾在这里?#23500;?#21326;中战场所属七个师、一个独立旅和一个浙东游击队,与日伪展开了浴血奋战,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立?#36335;?#21151;伟绩。

??小村庄很美丽,一到春天,四周田野开满了黄灿灿的油菜花,遍地金黄。那一年,新四军军部和华中?#21482;?#20851;迁来不久,油菜花就提前怒放了,飘逸的花香招徕了蝴蝶和蜜蜂,也给这个小村庄带来了前所?#20174;?#30340;勃勃生机。新四军首长张云逸和罗炳辉有感于遍地黄花的美景,提议将“黄晖塘”和“黄昏塘”这两个名字统统废弃,改名为“黄花塘”。黄花塘因此而得名,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,从此和中国抗日战争的历史风?#23631;?#22312;?#40644;穡?#27704;载史册。

??走进黄花塘的时候,四下里不见一人。因为季节不对,所以也没有看到怒放的油菜花。风吹过耳,不时有一?#28304;?#26543;黄的茅草在你面前摇曳。与那些总是人声鼎沸的景区相比,这里似乎显得有点寂寥。

??黄花塘新四军军部纪念馆沉静地坐落在?#40644;?#31354;旷的黄土上,一尊土黄色、造型酷似“大刀”的巨石赫然鼎立,?#25296;?#24180;代新四军战士?#28216;?#22823;刀,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的战斗场面,?#36335;?#37325;现眼前。巨石上鲜红的题字:“黄花塘新四军军部纪念馆?#20445;?#26159;原国防部长张爱萍将军的手迹。

??原来只知道陈毅、张云逸、罗炳辉等新四军领导人和黄花塘有很深的渊源,却不清楚张爱萍将军和黄花塘也有交集。

??黄花塘新四军军部纪念馆建成于2003年,而张爱萍将军逝世也是2003年。我不知道将军的题字是在什么时候,看石头上的字迹?#36291;?#26377;力,想来不会是张将军弥留人?#20048;?#38469;题写,而一定是纪念馆早早就求得的墨宝。

??穿过纪念馆广场,1000多平方米的主体纪念馆里,陈列的?#25296;?#21490;料详尽,图片丰富,珍贵的革命文物令人震撼!若要仔细观看,恐怕整整一天时间都未必看得完。这里的馆藏和各种陈列?#25925;荊?#23436;全是一部新四军军史和一部中国?#25296;?#21490;的巨大容量。今天的年轻人若是想要了解这段革命历史,那么,这个纪念馆就是一本很好很完整很全面的教科书,是一处无法替代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

??从纪念馆出来,我们又来到不远处当年新四军将领们居住过的茅屋老宅参观。

??岁月荏苒,这些简陋的茅草房,以及茅草房四周保留?#20004;瘢?#20381;旧能完好呈现的当年新四军的各种生活场景,这一切都?#24615;?#30528;历史烟云,向我们?#24425;?#30528;中国革命所走过的一段不能忘记的沧海桑田。

??离开黄花塘的时候,天色将晚,远处却滚动着大片的火烧般的红云,照亮了天空。我不敢断定,那是洪泽湖的夕阳放射出来的余晖,但我站在黄花塘的黄土上,却分明感受到了洪泽湖飘过来的气息,带着一种遥远的心动。

??洪泽湖的安谧沉静,黄花塘的低调内敛,离当下这个喧嚣物欲的世界确实很远,但它们离我们真正渴望和求索的干净心灵?#26149;?#36817;。它们有一种和历史相连的厚重,于是便也有了抵?#27531;?#22179;物欲的底气;它们可以穿越岁月,引领今天的人们去古老中寻?#39029;?#28096;,去久远中拾取我们不经意间失落的美好。

??如此,你还有什么理由不来洪泽湖,不到黄花塘呢?

??袁敏?作家、编辑、出版人。曾任中国作家出版社五编室主任、浙江省作协《江南》?#37038;?#31038;主编、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。发表过小说、散文、纪实文学等约三百余万字。作品数次获省级文学奖。长篇?#20999;?#26500;《重返976》被几十家报刊连载、评介,影响颇大。

纪念馆张爱萍
新浪娱乐公众号
新浪娱乐公众号

更多娱乐八?#28020;?#26126;星独家视频、音频,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(sinaentertainment)

娱乐看点

高清美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