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顽童牛犇 “徒弟”当哥儿们

老顽童牛犇 “徒弟”当哥儿们
2019年04月11日 08:36 ?#26412;?#38738;年报
?#25216;?

  国产综艺做了这么多年,引爆话题的往往不是那些综艺咖,而是首次出现在节目中的“新人?#20445;?#27604;如湖南卫视《我们的师父》中的首位师父——拥有74年表演经历的老艺术家牛犇。他“老顽童”般的本性、认真生活的态度和对人生与事业的极度“倔强?#20445;?#37117;让人印象深刻。

  4月9日,牛犇与节目组走进中国传媒大学与学生们进行了面对面交流。他直言通过节目所接触的四位“徒弟?#20445;?#25913;变了自己对新生代艺人的看法。比起做传统意义上的师父,他更?#19981;?#21644;徒弟们做无话不谈的没有距离的“哥儿们”。

  相处愉快

  老顽童对徒弟摸底

  玩笑?#20040;?#24352;伟石化

  原以为这位师父会严肃不可接近,没想到牛犇老师却是一个老顽童。节目中,面对战战兢兢上门拜师的四个徒弟,老爷子开门见山,“我不?#19981;?#25308;师那一套,都是过去式了,现在换一个方式,把我的年龄给你们分一点不就可以成为哥儿们了吗?#23458;?#22909;的。”

  为了对徒弟摸底,老爷子挨个问“你属啥的?”于晓光、刘宇宁、董思成,一位属马,一位属牛,还有一位属鸡,老爷?#26377;?#20102;,“不是?#33402;?#20320;便宜,我孙女就是属鸡的,你是小公鸡,她是小母鸡,哈哈哈。”轮到大张伟,他?#24213;?#24049;属猪,今年本命年,老爷子马上接茬“我去年的红裤头可以给你穿。”大张伟石化了。

  当然,四个徒弟也不是省油的灯。面对中传学生,老爷子说道:“我要求不许迟到,结果他们拿出了我最?#19981;?#30340;冰淇淋。本来说好了大家一起包馄饨,结果有人?#35805;?#20998;,自己跑出去吃羊肉串,回来后还百般抵赖,其实我们什么都知道,导演都记录下来了。有一段时候我就放松了自己,让他们把我当道具摆弄,但是我觉得很高兴。”语气中没?#26032;?#24616;,更像是老爷爷对后辈的宠溺。

  ?#23548;?#19978;,对于这四位徒弟,老爷子评价相当的高。“他们让我感受到青春的力量,他们?#29238;?#37117;是很单纯的年轻人,可爱有趣、又懂礼貌,?#27425;?#23478;睡地板依然很愉快,好像在睡他们家的沙发床一样。我和他们一起吃喝,那几天我们过得非常愉快,我忘记自己已是80多岁高龄,也忘记他们是20岁小伙子,那是我自然流露的情?#23567;?#25105;们都是哥儿们。”

  拍摄精细

  屋里有50个“探头”

  徒弟不敢用卫生间

  头一回上综艺节目,老爷子有什么感受?牛犇很认真的回忆道:“湖南卫视的准备工作相当精细,虽然很困难,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叫苦的。而且在我们养老院里,没有发生过一次大声喧哗的情况。我过去在电影厂工作时,现场经常一片?#24615;櫻?#21482;有导演喊开始了,声音才停下来。这种情况在这个节目里头一点都没有。”

  他提到,为了拍摄,自己的小屋里竟然装了50多个“探头?#20445;?#22312;徒弟们的要求下,后来把厕所探头去掉了2个,可他们还是不敢用我的卫生间。其实他们多虑了,?#30446;?#33021;播这种穿帮的画面。”

  有时,老爷?#21491;?#19981;太?#35270;?#32508;艺节目没剧本的操作方式,觉得自己“没个剧本就不会演戏?#20445;?#20063;没太注意自己在节目里说过的话,回忆起来“好多胡说八道?#20445;?#22914;果导演早一点提醒,我可能会注意一些,这是我的疏漏,我应该向他们道?#28014;!?/p>

  分享经验

  上节目不想当谁师父

  愿讲讲自己走过的路

  《我们的师父》的创意来自节目总导演孔晓一对黄永玉老先生的一次采访。当时,老先生提到自己年轻时有段时间曾和张大千、弘一法师、徐悲鸿同吃同住。有人问他,在跟老师们相处的过程中有没有学到什么技能。黄老先生回答:“学习不是一天?#25945;?#30340;事情,我也不可能跟他们学到什么具体技能,学到的更多是跟他们生活在一起的来往和感悟。”

  而?#23548;?#19978;,牛犇参加这档节目却不想当谁的师父,“这会增加我们的距离感,我们的沟通会受影响。”他说,“我能给他们的,仅仅是我的一点经验,跟他们讲讲我走过的路。”他回忆起自己当年体验生活的经历,“当年下农村、下部队,跟人家同吃同住同劳动。现在这几位年轻的朋友也跟我打成一片了,这让我感觉自己责任很重。”

  节目中,牛犇和徒弟们分享了自己的拍摄故事。年近六十的时候,?#21335;?#26102;骑了一头倔驴子,结果被摔了下来,颈椎错位,肋骨断了两根,人当场休克。苏醒后他第一句话,是对导演说“给您添麻烦了”。为了不耽误拍摄,他打了麻药乘着?#28982;こ导?#32493;到剧组?#21335;貳?/p>

  老爷?#37038;?#20260;不止一次,当年拍?#37117;?#22823;侠》时,他把胳膊摔断了,结果他?#19994;?#20102;一位?#24378;?#21307;生随行。等到戏拍完,医生检查才发现,他的骨头竟然错位了,只能开刀重新接,以至于他的手腕现在还有点歪。“我跟他们说,为什么很多片?#25317;?#29616;在还让观众念念不忘,因为我们那一代人都对艺术有着精益求精的作风,兢兢业业创作每个角色,大家?#25293;?#35760;住。”

  现场交流时,牛犇几次提醒年轻人“你们赶上了最好的时代,一定要珍惜”。他回忆过去老艺术家们经历的磨难,“有一件事我们常常当做笑话提起,?#23548;父?#20154;在艺校学习,条件特别简陋,三个大小伙子只能并排睡在三尺宽的床上,夜里想翻身就得对同伴说,‘咱们翻个身吧’,然后‘一二三’大家一起翻身。”

  相比之下,牛犇认为,今天?#21335;?#30340;条件太好了,酬劳很高,获得的关注也多。“但是绝对不能被鲜花掌声迷惑,我们每个人只有做出自己的责任有态度的作品,?#25293;?#22312;时代中留下你的脚印,这是我参加这次节目要想和几位徒弟交流的思想。”

  文/本报记者 祖薇

  统筹/满羿

+1
【?#26469;懟?div>
责任编辑: ?#30495;?
牛犇
新浪娱乐公众号
新浪娱乐公众号

更多娱乐八卦、明星独家视频、音频,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(sinaentertainment)

娱乐看点

高清美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