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返大急流城

重返大急流城
2019年04月12日 08:04 扬子晚报

??再回大急流城是数年之后的夏天。我给一些过去的朋友发了信息,但大多数人已经离开了。仅有的几个留下的人,跟我见了面,他们想去喊来更多的人,也没能喊来谁。“几乎都走了,很多人去了加州,还有一些在纽约。”在开车带我去冰淇淋店的路上,托里跟我说道。

??我想到去了西班牙的泰勒。

??托里和我,曾经在同一个剧组里工作。我们没有相同的课,但每天放学后,都能在剧团里见到。我们做过演员,也做过布景,每个下午和晚上,都在剧团里度过。做布景需要很多体力:锯木头,刷?#25512;幔?#26368;终在舞台中央盖起三层的小楼。我们就在一起搬一架圆锯的时候认识了。

??在剧团的一天结束之后,我们往往会十几个人一起,去镇上仅有的一家冰淇淋店,而等我再回到大急流城时,能和我去那家冰淇淋店的只剩下托里。我们两个人,一人点了一份冰淇淋,坐在路边。她说她结婚了,现在还在读医,毕业后会去做心理医生。

??“心理医生。”

??“对。我学的是精神医学相关的专业。我觉得?#32422;?#26377;一些心理障碍,才决定学精神医学。”

??我从来没有想过她会有心理障碍。

??“很多人都有心理障碍,只是不愿意说。”

??“但我可以告诉你该怎么办?#20445;?#22905;继续说。“比如很多人都会焦虑,但焦虑就是脑子里想了太多的?#34385;欏?#25152;以你要专注于一件小事。就像,我会在冰箱冷冻柜里放一个橘子,当我焦虑时,我就把橘子拿出来放在手心,然后我所有的注意力,都会专注在这个橘子有多冷上。”

??她又谈起?#32422;?#30340;生活,说对于普通美国人而言,大学学费已经成为负担,她申请了助学贷款,不知道工作多久才能还完。她想做一些?#20923;?#30340;兼职,在网上教英语,或者做亚马?#36820;?#32447;上客服,总之能补贴家用就好了。

??以前来这里吃冰淇淋的时候,我和托里还不会开车,都是高年级的同学开车带着我们。我们聊到那个高年级的同学,想起她曾经告诉我们,作为普通木匠的孩子,她的家境和成绩都很一般,而白人又没有申请奖学金的优势。因此对她来说,上大学成为了一件艰难的事。在当时的我和托里看来,她已经很优秀,不可能上不了大学,然而后来,她的确没上大学,直接去动物园工作了。托里谈起她时,依然觉?#27599;上В?#20294;又跟我说,学费真的太贵了,?#32422;合?#22312;的压力,也都来自于助学贷款。

??“但是,还是会继续学下去,等做了医生,收入就能更高一点了,慢慢还贷款就可以。现在就做做兼职好了。”

??我们吃完冰淇淋,托里就要回家了。“六点前要到家,和丈夫吃晚饭”。她把我送到住处,我们像以前读书时一样?#24403;?#21578;别。我最终没有在大急流城见到更多的人。

心理障碍
新浪娱乐公众号
新浪娱乐公众号

更多娱乐八卦、明星独家视频、音频,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(sinaentertainment)

娱乐看点

高清美图

精彩视频